欢迎访问比特币_区块链-币链视界!

币链视界

比特币与乌托邦

发布时间:2021-02-25比特币评论
货币和信用所编织成的世界,与神和信仰的世界一样,完全是虚妄的,而且同时又以强大的力量蹂躏着我们。———马克思?2021年2月,各大国有商业银行开始在北京、深圳等范围试点,通过

货币和信用所编织成的世界,与神和信仰的世界一样,完全是虚妄的,而且同时又以强大的力量蹂躏着我们。

———马克思

?

2021年2月,各大国有商业银行开始在北京、深圳等范围试点,通过发放200元红包的形式,推广央行数字货币(DigitalCurrencyElectronicPayment,以下简称DCEP)。DCEP的意义在于不仅仅只是现有纸币的数字化,而是M0的替代,实现货币创造、记账、流动等数据的实时采集,也为货币的投放、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更精准的工具。

?DCEP不仅是人民币发展的里程碑,也是全球货币发展的里程碑。货币,从来都不是技术中性的。套用罗马人三次征服世界的说法,美国人也曾三次征服世界,第一次是以武力,第二次是以制度,第三次是以货币。第一次的武力征服从来未能持久,第二次的制度征服也被懂王撕掉最后的遮羞布,这第三次货币征服也许是其中最为平和、最为持久的征服,时至今日仍然只有美元才是世界的硬通货。如同语言,货币建立在社会习俗与强制力量之上,其中最为重要的莫过于约定或法定通货的标准。按照历史教科书的表述,秦始皇统一货币、统一度量衡、车同轨、书同文,铸就了帝国的雏形。而货币的尺度却不像物理计量单位、车轨、文字这般稳定,历朝历代的同一货币购买力却是天然之别。

以大米作为换算标准,宋仁宗时期,米价是六七百文一石。宋代的一石约合今天的118.4市斤,一石米在今天值450元左右。也就是说,宋朝的“六七百文”相当于今天的“450元”,算下来一文钱差不多是0.7元,一两银子差不多合700元。

清朝乾隆年间,湖广、江西地区一石米的价格在一两半与二两银子之间。清朝的一石和明朝大致相当,大约合今天145斤。按照今天的米价作为衡量中介计算,清朝的一两银子大约合今天350元。

按照当今全球货币超发的速度,这样数百年购买力才下降一半的通胀速度,甚至可以说是温和。

货币,不仅仅是通过通货膨胀的方式转移财富,也可以通过改变存在形式的方式,转移财富,而且这样的方式更为迅速与高效。

典型例子就是国民政府的金圆券改革,强制民众将黄金、白银和外币兑换为金圆券。但由于滥发造成恶性通货膨胀,致使大量城市中产阶级因此破产。而对于国民政府,则通过金圆券改革从全国共收兑黄金165万两,白银904万两,银元2355万元,美元4797万元,港币8747万元,折合美金总数约14214万元,被国民党悉数带往台湾。

现在中央银行制度,玩儿的也不过是这个把戏,以美联储为主导的绿元美钞体系,美元源源不断地流往世界各地,无论是中东的石油大亨、索马里杀人越货的海岛、南美洲的种植园主,都以美元或美元为主完成交易。美联储通过QE等货币政策,全世界各地的财富则汇集回美国,实现了财富的阶层与地域转移。

于是乎,这个世界的极客们,基于维护货币尺度的稳定性与严肃性,避免财富被寡头们所支配的局面,开发出了去中心化、全球流通、交易安全、支付便捷的比特币等分布式加密数字货币。没有人能够操纵比特币的数量,累计2100万的总量上限,保证了它不会被寡头们以通货膨胀的方式掠夺掉财富。

当然,和所有成为货币的一般等价物一样,比特币如果想成为世界性货币,就必须获得足够多的信任,以及足够的算力。不得不说,比特币真是一个天才级的发明,关于算力与矿工奖励的平衡,可谓是深谙人性。时至今日,也只有比特币看起来才有成为世界性加密数字货币的潜能。

但是,比特币并不是乌托邦,相信比特币能够对冲央行政策的工具的人,就像“卢德运动”中的工人一样。

广告位

热心评论

评论列表